当前位置:叶茂申阳网 > 综合 > 故事:手机密码怎么换了

故事:手机密码怎么换了

发布日期:2019-11-24 11:33:51

天天读故事应用作者:蚕月13

何怡楠晾完衣服,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快十一点了。今天是星期六。家里每个人都起床晚了。她想中午出去吃饭。她懒得在大热天做饭。

我女儿喜欢在沙发上看卡通片。何一南走过去拿起遥控器说:“好吧,好吧,已经半个小时了,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女儿大声喊道,“妈妈,让我完成这一集!”

何一南看到这一集还剩五分钟就结束了。他宽容地说:“好吧,就这一集!”

何一南不禁笑着看着女儿幸福的样子。他转向拿着哑铃哼了一声的王君平,说:“我们今天出去吃饭吧。我现在懒得做饭。”

王君平放下哑铃,摘下耳机呼吸了几口气,然后说,“这不取决于你。”

何一南:那你收拾一下,我们出去。

王君平:好吧!

王君平拿着衣服去主卧室洗澡。何一南给他女儿换了衣服,去主卧室换衣服。床头柜上的王君平充电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何一南看了一眼,正要离开。手机又亮了。她走进来看了看,显示了两条微信信息。她怔了怔,今天中午,还有事,拿起来输入开机密码。

何怡楠和王君平的手机开机码相同,都是女儿的生日。然而,它没有打开。

她心里莫名其妙地咯噔一下,想了想,又输入了他的生日,也打不开。然后我想起王君平在我刚买手机的时候也记录了她的指纹,所以我试着用指纹解锁手机。

是的。

微信页面显示了三条未读信息、一张林倩倩项链图片和两句无头无尾的话:

-我更喜欢这种颜色。身后也带了一丝苦笑的表情。

-你真蠢。

前面没有其他聊天记录。空白。

何一南的第一反应是微笑,然后立刻想到,这是。。。轮到你了吗?

她退出微信,准备放下手机。考虑过后,她回到微信页面,将对话标记为未读。然后放下电话,继续充电。

王君平洗完澡出来时,何怡楠已经用两条倾斜的聚宝盆辫子和一个蝴蝶结装饰扎好了女儿的辫子。他笑着说,“我的宝贝真可爱。比如这是谁?”

女儿喊道,“像父亲一样!”

王君平突然大笑起来,抓住女儿,在门口的鞋凳上坐下。他说,“做父亲就是这样。来吧,爸爸会帮你换鞋的。”

何一南静静地在他身边看着,忍住了上前撕扯他脸的冲动。

晚上哄我女儿睡觉已经十点多了。王君平走进来,平静地问,“老婆,我洗澡的时候,听小说不会吵醒宝宝,是吗?”

何一南的头脑立刻清醒了,因为他哄着孩子睡着了。他说,“如果你洗澡,好好洗。你就不能不听吗?”

王君平谄笑道:哦,我习惯了。我会小声点,嗯?

何一南挥挥手,不想理他。王君平独自去洗澡了。浴室里伴随着湍急的水流声和机械的男性阅读小说的声音。

那么,王君平什么时候开始用手机洗澡的?

何一南揉了揉眼睛,开始在黑暗中回忆。

似乎已经半年多了。我几次晚自习回来晚了。我打电话给王君平,让他在门口取。没有人回答。我到家后,王君平呆在家里,我的手机在茶几上静音了,没有注意。何一南问他为什么在家总是保持安静。王君平振振有词地说,“宝宝有时睡觉时害怕吵醒她!”此外,我在工作中保持沉默,有时我忘记把它从工作中拉回,你的班级也是如此。

虽然何一南不太明白为什么他在银行工作时需要沉默。她正在给学生上课,所以打电话是不礼貌的。

从那以后,王君平的手机几乎从未离开过他的身体,而且像今天这样,必须给手机充电的可能性非常低。

然后,王君平似乎从那时起就开始锻炼了。当他们在大学里坠入爱河时,王君平已经176岁了,不到120公斤,温柔又瘦。结婚后,我变老了,有了更多的社交活动。我已经长高了30多公斤。现在我是一个30多岁中年男人的标准形象。今年年底,王君平似乎豁然开朗。他不仅向本单位羽毛球队报到打羽毛球,还买了一些不用的器材在家开始健身。因此,何一南没有少逗他。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傻。

一个人突然改变生活习惯一定有外部原因。

何一南脑海中闪过林倩倩这个名字。

林倩倩是王君平在银行的同事,羽毛球队的成员。当王君平告诉她关于他所在单位的有趣事情时,这个名字偶尔会出现。频率不高,听起来和其他同事没什么不同。

何一南仔细回忆了林倩倩的样子。6月1日,他们的银行从事亲子活动。何一南带着女儿和他一起出席。那时他肯定打过招呼,但现在他记不起来了。所以我对自己说:我肯定那不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如果是,我会记住的。

王君平洗澡和玩手机后上床睡觉了。在漆黑的夜晚,透过睡在中间的婴儿,何一南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时睁开了眼睛。

她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吸了口气,绕到王君平的另一边。她用指纹打开了他的手机,仔细翻找了一遍。

没什么?林倩倩似乎从未和王君平说过话。他们没有聊天记录。

何一南放下手机,在窗外的灯光下看着王君平。轻轻地打鼾,呼吸平稳,然后她的眼睛微微抬起,她看到王君平的小脸躺在她旁边,这张脸几乎是王君平复制粘贴的。她心里叹了口气:我该怎么办?我女儿只在幼儿园。

何一南静静地躺下,闭上了眼睛。

星期三是王君平和他的羽毛球队在离他们队不远的羽毛球馆比赛的日子。何一南晚饭后带着女儿回到奶奶家,假装晚上睡觉,跑了出去。何一南毕业后留在学校当辅导员,可能是因为他没有正式进入社会。像学生一样,他的性情一直很纯洁。圆脸,齐肩短发,个子不高,虽然已经32岁了,在学校走路时仍会有不知名的学生叫师姐。她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闲逛,不知道是否去羽毛球馆。

这件事,想不透。

如果王君平真的在羽毛球馆打球,最好的可能性是他和他在单位里的女同事有染。最糟糕的是,很难说。

何一南一路走来,思考着实际问题。从哪里?而且没有证据,不要离开,如果真的是最坏的可能,自己也太难过了。抵押贷款还没付,孩子总是由奶奶带着。。。很多琐事,头疼欲裂。

当他们走出大门时,一辆电池车跳出大门,大声向老师祝贺。何一南抬头一看,是他班上的一个孩子。他的名字叫于小伟。

于小伟骑着一辆背上有球拍的电池车。

何一南问:你要去哪里?

于小伟笑着说:我要去打羽毛球。

何怡南:你打算去哪里玩?学校里没有地方吗?

于小伟:嗨,大家都忙着呢。他们仍然是新队员。太无聊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让我去附近的城市羽毛球馆。

一听这个名字,何一南心想,这是天意,看来今天得走了。于是他招手说,“来吧,载我一程,在那里帮我一个忙。”之后,我进了电池车。

于小伟不知所措,把何一南带到羽毛球场。

何一南下了车,说:“你认识我丈夫吗?”

于小伟点点头:嗯,你的朋友圈有照片。我从学校回来接你的时候看到了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何一南拍了拍于小伟的肩膀,亲密的说道:“请帮老师进去看看。他在里面吗?”

于小伟一脸奇怪,点了点头。没有。两分钟后,他跑出去,把手机给何一南看。他问,“何老师,对吗?”

何一南仔细看了看手机。王君平在那里休息喝水。法庭上似乎有几个人在一起。在他旁边是一个戴棒球帽的长发女人,她看不清楚。

于小伟说:何先生,回头看。我还拍了一段视频。

何一南看了他一眼,称赞道:“太聪明了。”

在视频中,王君平和那个女人坐在那里说笑。何一南看了几遍,看不清是不是林倩倩。

然后她用手机把这些视频和照片发送到手机上,拍了拍于小伟的肩膀,告诉他,“好吧,我先走。别告诉我。

于小伟连忙保证:放心!我不是那个嘴破的人。

王君平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他女儿已经睡着了。何怡楠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看电视上的娱乐节目。看到王君平用钥匙开门,他抬起眼皮说,“今天有点晚了。

王君平讨好地笑了笑,跑过去揉了揉何一南的肩膀。“哦,我也没办法。我的一个同事没有开车,让我载他一程。我没有不好意思拒绝。”

何一南翻了翻白眼,说道:“一定是个女同事。”

王君平的脸令人敬畏:这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有了这句话,我可能会觉得很幽默并且大笑。

何一南心想:这个人是聪明还是一个大书呆子?

王君平笑着说,“我又臭又汗。我先去洗澡了。”

何一南说:宝宝刚刚睡着。请不要再听小说了,小心叫醒她。

王君平脱下汗湿的运动夹克说,“不,我不会的。我的声音更低了。”之后,他走到阳台,把他杀死的洗过的衣服拿到浴室。

检查宿舍后已经快十点了。王君平在学校门口等着何一南下班。上车后,他看到几个大礼盒放在汽车后座上。何一南问:这么多,什么东西?

王君平说:快到端午节了,单位送的粽子什么的。

何一南:那为什么有这么多?

王君平:两位同事要求年假出国旅行。让我把它拿走,放在我的车里。这个周末晚些时候我会把它送到她家。

何一南问,“是谁?”我还是要把它送到我家。我不必离开我的单位。

王君平说:嗨,碰巧这个单位有事情需要帮忙。我不觉得不好意思拒绝。林倩倩,你已经看到了。

何一南立刻醒了:我记不太清了。他长什么样?

王君平说:看看你,你一点都不在乎。你去过我的单位多少次却不记得了。上次那个留着白色长发的人打招呼了。

何一南说:你的皮肤是白色的吗?我不记得了。

王君平笑了:你的大脑还能做什么?

何一南白了他一眼,从包里拿出一张汽车贴纸,小心翼翼地贴在副驾驶的座位前。

等红灯的时候,王君平凑过来看了看。突然,何一南的照片是他自己的,后面跟着一行字:妻子的座位。忍不住笑了:你在干什么?撕碎它。我的同事看到我时不能嘲笑我。

何一南说:什么笑话?我要贴一张。我想我们办公室还有一个。上次我乘公共汽车时,我感觉不舒服,不能坐司机的座位。

王君平开怀大笑:你真的会想到一件事和一件事。

王君平晚上睡着后,何一南偷偷又起身打开手机,但仍然没有和林倩倩聊天的记录。何一南有点闷闷不乐地想: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正准备把电话放回原处,电话突然亮了起来,吓了何一南一跳。她低头一看,发现是微信通知,林倩倩。

何一南深吸一口气,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慢慢打开了消息对话框。

“嘿,我在免税商店。”

“哦,我忘了有时候很糟糕。”

"好吧,那么,明天一早起来告诉我."

接着眨眨眼。

何一南默默地把消息设为未读,然后躺在女儿身边,莫名其妙地有点冷,忍不住拥抱了她。

第二天一大早,正当王君平洗脸的时候,床头的手机空闲了,何一南连忙打开手机又看了看。

聊天记录再次被删除。

几天后,是何一南的生日,王君平提前预定了一张桌子,说他想让一个三口之家吃非常昂贵的日本食物。何一南下班后带女儿回到奶奶家,然后独自去日本材料商店等王君平。

仅仅过了十分钟,她就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过了一会儿,王君平走进餐厅,看到只有何一南好奇地问:“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你不是说要去接孩子吗?”

何一南双手抱胸,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抬起头说:"今天的对话不适合宝宝听。"

王君平:蛤蜊?

何一南喝了一口水,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缓缓说道:王君平,我们已经结婚六年了。

王君平很困惑:嗯,你怎么了?

何怡南:事实上,我对自己的生活条件相当满意。我既不忙也不闲。我每年都有暑假和寒假。我的收入还过得去。我的宝宝健康可爱。你对我也很好。他说话的时候,声音让我窒息。

王君平很快回答道:“随便叫它什么都行。你在说什么?

何一南觉得自己的眼睛湿了,尽量不要太羞愧。他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知道了。”

王君平:啊?你们都知道!你平时不太聪明,但这次你很聪明!这就是我向你泄露线索的地方,呵呵呵。

说完自己还是笑出声来。

何一南含泪道:你还是笑吧。

王君平困惑地问,“你哭什么?哦,我知道。你被感动了吗?”瞧,施华洛世奇最新的项链!你上次说你喜欢黑色,但是黑色在中国不卖。我特别要求其他人把它从免税商店带回来。

这次轮到何怡楠了:蛤蜊?

一瞬间眼泪被吸了回来。。。

何怡南:你找到林倩倩买这个了吗?

王君平:是的,她不只是申请年假出国。为了取悦她,我还特意把端午节期间送来的东西带给了她,并送回了她的家。

何怡南依稀记得上次他看到的聊天记录上林倩倩发来的照片是这条项链的白色版本。

。。。。。。

晚上回来接孩子的路上,何一南指着镜子前的项链问道:"你最近为什么这么喜欢锻炼?"

王君平说:一年过去了,发现脂肪肝的不是单位的体检。我想摆脱脂肪肝。啊,我累坏了。吃脂肪很容易,但是减肥真的很难。

何一南忍不住笑了。

晚上,哄女儿入睡后,何一南靠在王君平的怀里,捧起他的脸,带着微笑入睡。

王军平等她睡着了,悄悄拔出被人扎得有些麻的胳膊,拿起电话看了看。

-"我想了很久,但我还是喜欢白色的。"

王君平轻轻敲了几个字:“你喜欢它。”

-对方用害羞的表情回答道:“很晚了,别说话,晚安。结束了!”

王君平:“晚安,完毕!”

然后,打开设置页面信息以避免打扰,返回主页,删除聊天记录,放下电话。(工作名称:“你是如何更改手机密码的?”作者:蚕月13号。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重庆彩票网 广西快三 秒速牛牛app 广西十一选五

上一篇:云南实施“三个一”工程 补齐农村学前教育短板
下一篇:国奥四国赛:张玉宁双响赵剑非染红,中国2-0约旦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

© Copyright 2018-2019 itieudung.com 叶茂申阳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